李霖生

〈旅夜書懷〉

*

我們明瞭「語言」與語言所指涉的「意義」,兩者之間沒有內在的必然性。即使上古文字,如甲骨文是以象形為基礎,其實甲骨文呈現出的象形,也不是描摹所指對象的形體,而是建立在社會契約上的符號系統。只能算是「寫意」。

如果文字根本就是摹畫實物,那麼就算是摹畫十分精詳的圖畫,圖畫始終也只是所指涉對象物的縮圖,而不能取代文字所指涉的對象。象形文字無論多麼肖似所指涉的對象,「語言」與語言所指涉的「意義」的關係,仍然不是自然衍生出來的。

例如:畫一長柄的「三鋒鉞」,如果不是建立在反映生活世界的社會契約,怎麼就能產生「我」的確定意義?

而畫一長柄的「三鋒鉞」,如何就能產生「我」的意涵,因為其背後蘊含著「社會契約」建立的生活世界。

其實,寥寥幾筆線條如何就能夠象徵一柄「三鋒鉞」?這層象徵的關係也是建立在社會的契約之上。

「社會契約」所建立的社會關係網絡,是「人工」的社會關係,而不是自然天生的關係。所以語言系統反映著人類社會契約所建立的生活世界的關係網絡。

但是我們不要誤會,語言不是人類創作的溝通工具,語言不是人類的創作,反而是語言召喚了這個充滿意義的世界。

語言在言語,而不是人在言語。語言創建了世界,而不是世界創建了語言。人的創世紀:語言在言語,言語創建了光,光創建了世界,然後人才出現在世界中。人生在世,也就是人「宅」在世界中。

首先,讓我們藉杜甫〈 旅夜書懷 〉說一說,語言如何創建了世界。

⠀⠀⠀⠀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

「危檣獨夜舟」簡單五個字很生動的呈現了在一個漂泊中的夜晚,岸邊泊著一小船的意象。詩句瞬間點染了虛無,一檣孤帆創建了一個世界的落點,細草微風將一點帆影延展成為悠長的視野。

不寐的旅人在江畔的小船,微觀眼前腳下,晞微的夜風輕拂,江畔的細草隨之微微顫動。於是詩句的言語創建了如此寂寞的旅人暫時寄寓江畔一艘小船裡的生涯。詩的言語創建了旅人暫時「宅」在其中的世界。

所以我們說:語言創建了世界,而不是世界創建了語言。

仰視高曠的穹蒼,星辰熠熠,照臨大地,草野更遼闊了。平鋪的草野似乎也與旅人依樣仰視著夜空,無論星辰耀映清輝,或者是烏雲蔽天,大地都無語地承受。

星月不是物理學所說的星體,卻是我們生活世界真實的穹蒼。詩的言語召喚了日月星辰,山河大地。於是我們發現了「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這立即成為我們宅於其中的世界。

月亮涌動在江面上,歲月既不會停止流逝,也不是一去不返。千秋萬載,只要有大江大河,星月固然陰晴圓缺,變幻無常,卻總是常住江河之上,未曾須臾離也。但是流年似水,未曾稍停,也未曾稍離。因此,江河更悠遠了,大地更遼闊了。

「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天覆地載的生命其實也是受到天地庇護的生命。天地互相映照庇護了每一個人,同時也在每個人的生命裡開顯了自己的影響。

暫泊的小船則隱喻了人生寄寓天地之間,「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人生只是一個旅程,一艘小船的旅行。所以漂泊的意義開顯於人生受到庇護的常住中。常住庇護了漂泊。漂泊同時就是常住。

縱使在漂泊之中,「住宅」在我們心中呼喚著我們。人生在世,漂泊仍然寄頓在天覆地載的住宅之中。如果沒有住宅的建構在先,人生又何以告白其漂泊衷誠惻隱。天地帶映出的世界,我們所宅於其中世界,反映出我們短暫且孤獨的身影:

⠀⠀⠀⠀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

然而人生在世漂泊的宿命,終究是無可救贖的以死亡終結的命運。生命註定赴死的宿命,自出生就開始「赴死」的旅程從來不為任何人稍稍休止。因此人生在世寄託於天地之間,獨立蒼茫的旅程永不停歇。

人生在世只有透過「告白confession」始得以返歸自我真實的生命本真。我之所以為我的本性,豈是世間輾轉流傳得虛名,豈是人們隨口翻譯冗談?做一個俯仰無愧的人,又怎麼會在乎當道流行的權勢?

詩人的言語在此召喚我們作為人的本質性,孤獨、漂泊、終有一死的命限。

20220401 石舟齋

--

--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四○籤⠀⠀⠀籤文:遇不遇,逢不逢,月沈海底,人在夢中。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四○籤⠀⠀⠀籤文:遇不遇,逢不逢,月沈海底,人在夢中。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四○籤⠀⠀⠀籤文:遇不遇,逢不逢,月沈海底,人在夢中。

第一四○籤

⠀⠀⠀籤文:遇不遇,逢不逢,月沈海底,人在夢中。

籤文寓意又似「鏡花水月」。《金剛經》名偈: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所以占得此籤,不僅不應該灰心喪志,反而應該頓悟禪宗「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超脫俗見,直指本心,見性成佛。

五祖弘忍要傳法時,要弟子各呈一偈來看。當時神秀有一偈:

⠀⠀⠀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

⠀⠀⠀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

這個偈很好,有詠物詩的美感。「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可以想像身體像一棵樹一樣,而且是菩提樹。心像一面很純淨、光度很夠的鏡子,還要「時時勤拂拭」表示一種持續的修練,要「莫使惹塵埃」無染無著。

而慧能卻說: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菩提是一個意思,菩提樹是一個意思,他把菩提跟樹分開了,說「菩提本無樹」,覺悟是不需要一棵樹的,我們執著於菩提樹的這個意象來講覺悟,這就是執著了,著相了。

「菩提本無樹」一切都是相而已,不要安住於這個相中。也就是不要執著於眼睛所見,因為你以為眼見為憑,其實你所見只是你心中的成像。

「明鏡亦非臺」真正的明鏡不在那個明鏡臺上,明鏡臺上的明鏡其實是不夠明的,鏡子老是擦不乾淨。

___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20190918

--

--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九籤⠀⠀⠀籤文:奇奇奇,地利與天時,燈花傳信後,動靜總相宜。 第一三九籤 ⠀⠀⠀籤文:奇奇奇,地利與天時,燈花傳信後,動靜總相宜。 此籤的時間密碼「燈花傳信」。 燈花是電燈發明之前的現象。此處所謂「燈花」是蠟燭或者油燈中,燈芯燒過后,灰燼仍舊在燈芯上,紅熱狀態下的灰燼在火焰中如同花朵。遂名燈花。古人以為油盡燈枯時,猶有餘燼的燈花突然爆開一點星火,乃是喜信吉兆。 此籤說的是「天時、地利、人和」三方會照。亦即所有的客觀條件都在最好的時機。如此豈非上上大吉之兆? 然而,相對於人的一生,如此的機遇只在瞬間,稍縱即逝。換言之,人不可能一生都處於順境。同樣人也不會一生都在逆境之中。樂觀的說法就是「每個人都有他的十五分鐘」。江湖術士論命也會說:人生總有他最好的十年大限,也有他最糟的十年大限。關鍵在於這最好與最壞的十年,是你生涯中的那一段十年? 俗語「少年得志大不幸」,箇中道理就在於此。如果年少之時,人生最美好的時段就已經享盡。待壯年之時,在事業巔峰,最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以成就盛德大業之際,卻時運不濟,後繼無力。豈非大不幸?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九籤⠀⠀⠀籤文:奇奇奇,地利與天時,燈花傳信後,動靜總相宜。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九籤⠀⠀⠀籤文:奇奇奇,地利與天時,燈花傳信後,動靜總相宜。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九籤⠀⠀⠀籤文:奇奇奇,地利與天時,燈花傳信後,動靜總相宜。

第一三九籤

⠀⠀⠀籤文:奇奇奇,地利與天時,燈花傳信後,動靜總相宜。

此籤的時間密碼「燈花傳信」。

燈花是電燈發明之前的現象。此處所謂「燈花」是蠟燭或者油燈中,燈芯燒過后,灰燼仍舊在燈芯上,紅熱狀態下的灰燼在火焰中如同花朵。遂名燈花。古人以為油盡燈枯時,猶有餘燼的燈花突然爆開一點星火,乃是喜信吉兆。

此籤說的是「天時、地利、人和」三方會照。亦即所有的客觀條件都在最好的時機。如此豈非上上大吉之兆?

然而,相對於人的一生,如此的機遇只在瞬間,稍縱即逝。換言之,人不可能一生都處於順境。同樣人也不會一生都在逆境之中。樂觀的說法就是「每個人都有他的十五分鐘」。江湖術士論命也會說:人生總有他最好的十年大限,也有他最糟的十年大限。關鍵在於這最好與最壞的十年,是你生涯中的那一段十年?

俗語「少年得志大不幸」,箇中道理就在於此。如果年少之時,人生最美好的時段就已經享盡。待壯年之時,在事業巔峰,最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以成就盛德大業之際,卻時運不濟,後繼無力。豈非大不幸?

相較之下,年少之時,雖然時運不佳,但是只要意志堅定,剛毅不拔,將所有的困阨與挫折當作生命的養分,涵養性情,豐潤智慧。所謂「真積力久則入」,一旦時來運轉,必成大業。

此籤當然屬於上上大吉之數,但是必須副以同等的智慧。覘得此籤,表示你人生最重要的時刻已經出現。但是也意味著如果你錯失這次絕佳的機會,必將遺恨終身。

此刻一個人最需要的是通觀人生的智慧,你才能夠辨識這最佳的機遇。同時你能淡泊明志,當繁華過盡,仍然可以寧靜致遠。如果沒有深雋的智慧,上籤變下籤。

___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20190918

--

--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七籤⠀⠀⠀籤文:荊棘生平地,風波起四方,倚欄惆悵望,無語對斜陽。

第一三七籤

⠀⠀⠀籤文:荊棘生平地,風波起四方,倚欄惆悵望,無語對斜陽。

乍看此籤預言了人生困窮的未來。昔日占得此籤,往往心情極為低落。其實往深處想,人生也就不過如此。

我們無法掌控的悲運,將我們困在無可救贖的困境之中。似乎人生還有另一種可能更好的處境,事實上此時此刻卻是人生唯一的處境。

人生不僅是圍城,更是迷城。生命悲劇的宿命,很難找到比李後主更好的詮釋:

昨夜風兼雨,簾幃颯颯秋聲;燭殘漏斷頻敧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裏浮生。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

人生無論脩短,是非成敗,轉眼成空。終極末日,總是要承受徹底的斷裂與滅絕。我們恐懼世界末日,但是我們都揣著自己的末日。

唯一的寄託就是陷溺在繁瑣的敘事情調裡。將無關痛癢的雜文寫得太過濃豔,濃豔得讓人不忍卒睹。藉以嘲弄因怯懦於生活而倡導簡樸生活的偽君子。

煩忙的人經常擔心時間不夠用,匆匆嚷著自己趕時間。所以現代的問題或許在於時間。趕時間的人把時間當作一件可以把握的東西,然後驅趕著所謂的時間,做無限期的競賽。

資本主義讓人類遵守同一計時器的使用說明,甚至崇拜計時器的品牌,以昂貴的計時器來計算自己的價位,將全世界納入同一個計時器範疇裡,實在是累積了世紀的,恐怖的美麗。

現代人真正的救贖是什麼?就是來陷溺在這唯物論的細節所建築的蜂巢結構裡,陷溺在繁瑣的敘事情調裡,須知一微塵中,具足三千大千世界。若信詩人真實語,三生同聽一樓鐘。

___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20190918

--

--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八籤⠀⠀⠀籤文:謀已定,事何憂,照月上重樓,雲中客點頭。 第一三八籤 ⠀⠀⠀籤文:謀已定,事何憂,照月上重樓,雲中客點頭。 此籤氣象「吉无不利」。內外皆暢達寧定,可說是上上籤。 心中謀劃之事已經萬無一失,成功指日可待。高樓賞月,更可見心境愉悅無比。「雲中客」既可是天外來鴻,佳音將至。又宜是上仙光降,逍遙清華。 然而這只是凡夫俗子,短視近利之說。近似江湖行騙。因為人生在世,是由無數煩瑣無聊的意外與細節建構起來。此籤的意象只能是生命境界的隱喻罷了。 所以得此籤者,並非因為鴻運當頭,運途吉利。而是因為靈臺清明,所以能夠內聖外王。 此即《老子》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章十六)觀者乃觀於萬物之遷遷流謝之上,於萬物遷流之後,觀於其中,週浹內外。 普遍人固然可以知道,生命裡主要常梗堅定的週而復始重現(recurrences),唯有聖明之人同時又確知:任何事物週而復始重現,都不會是真正的重現每一個細節。沒有兩天是一模一樣的,也沒有兩個冬天會是一模一樣的。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八籤⠀⠀⠀籤文:謀已定,事何憂,照月上重樓,雲中客點頭。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八籤⠀⠀⠀籤文:謀已定,事何憂,照月上重樓,雲中客點頭。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八籤⠀⠀⠀籤文:謀已定,事何憂,照月上重樓,雲中客點頭。

第一三八籤

⠀⠀⠀籤文:謀已定,事何憂,照月上重樓,雲中客點頭。

此籤氣象「吉无不利」。內外皆暢達寧定,可說是上上籤。

心中謀劃之事已經萬無一失,成功指日可待。高樓賞月,更可見心境愉悅無比。「雲中客」既可是天外來鴻,佳音將至。又宜是上仙光降,逍遙清華。

然而這只是凡夫俗子,短視近利之說。近似江湖行騙。因為人生在世,是由無數煩瑣無聊的意外與細節建構起來。此籤的意象只能是生命境界的隱喻罷了。

所以得此籤者,並非因為鴻運當頭,運途吉利。而是因為靈臺清明,所以能夠內聖外王。

此即《老子》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章十六)觀者乃觀於萬物之遷遷流謝之上,於萬物遷流之後,觀於其中,週浹內外。

普遍人固然可以知道,生命裡主要常梗堅定的週而復始重現(recurrences),唯有聖明之人同時又確知:任何事物週而復始重現,都不會是真正的重現每一個細節。沒有兩天是一模一樣的,也沒有兩個冬天會是一模一樣的。

逝者,一去不復返。能夠看見最隱微無常的細節之恆常,方真是知常之明。「可名之名」令我們銘記那週期性的共相,世界的梗概結構(universals)。無念卻絕非虛無與匱乏的無能,而是無所不知(apprehension)的全視(vision)。

最後藉一偈作為結語:

⠀⠀⠀千山同一月,萬戶盡皆春。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

___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20190918

--

--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六籤⠀⠀⠀籤文:簷前鵲噪正翩翩,憂慮全消喜自然,一人進了一人退,下梢還有好姻緣。 第一三六籤 ⠀⠀⠀籤文:簷前鵲噪正翩翩,憂慮全消喜自然,一人進了一人退,下梢還有好姻緣。 此籤的易經密碼「噬嗑」。關於攝食的悲歡。 舞動與舞動之間,短暫的屏息忽然有洶湧的騷動,忘年的邂逅遂專注於管理體腔裡,暴動的節奏。 音響嘠然而止,倏然的停頓使豔遇的激情陷入溫熱的黯澹。體腔的共振卻催促關閉絕頂的聰明,任憑肉體的直覺行動。所以迅速終結墮落的思考,沒入欲望湧動的肉體叢林理裡,踩著黑亮花崗岩上隨意跌落的身影,躲避任意擺設的陷阱,重新以身體攻向她警覺的背後,卡入她急驟魔舞之際的真空。 終於,汗水在舞動的身體之間浮游,甚至遺忘了地心引力的戒律。 漠然地攻佔,無感地撤退,急劇地誘拐,慌亂地矜持,沒有駐足的據點,不毀擄掠的城池,靈魂甚至趕不上身體的晃動,頻頻錯落在汗水的拋物線外,公羊傍著母羊奔逐亂石,山兔引領豺狼同歸曠野的黃昏,身體襲擊視網膜的殘餘而不斷攫走遺落的身體,竊取體味的遺蛻,累積無法顯示刻度的權力。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六籤⠀⠀⠀籤文:簷前鵲噪正翩翩,憂慮全消喜自然,一人進了一人退,下梢還有好姻緣。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六籤⠀⠀⠀籤文:簷前鵲噪正翩翩,憂慮全消喜自然,一人進了一人退,下梢還有好姻緣。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六籤⠀⠀⠀籤文:簷前鵲噪正翩翩,憂慮全消喜自然,一人進了一人退,下梢還有好姻緣。

第一三六籤

⠀⠀⠀籤文:簷前鵲噪正翩翩,憂慮全消喜自然,一人進了一人退,下梢還有好姻緣。

此籤的易經密碼「噬嗑」。關於攝食的悲歡。

舞動與舞動之間,短暫的屏息忽然有洶湧的騷動,忘年的邂逅遂專注於管理體腔裡,暴動的節奏。

音響嘠然而止,倏然的停頓使豔遇的激情陷入溫熱的黯澹。體腔的共振卻催促關閉絕頂的聰明,任憑肉體的直覺行動。所以迅速終結墮落的思考,沒入欲望湧動的肉體叢林理裡,踩著黑亮花崗岩上隨意跌落的身影,躲避任意擺設的陷阱,重新以身體攻向她警覺的背後,卡入她急驟魔舞之際的真空。

終於,汗水在舞動的身體之間浮游,甚至遺忘了地心引力的戒律。

漠然地攻佔,無感地撤退,急劇地誘拐,慌亂地矜持,沒有駐足的據點,不毀擄掠的城池,靈魂甚至趕不上身體的晃動,頻頻錯落在汗水的拋物線外,公羊傍著母羊奔逐亂石,山兔引領豺狼同歸曠野的黃昏,身體襲擊視網膜的殘餘而不斷攫走遺落的身體,竊取體味的遺蛻,累積無法顯示刻度的權力。

迴旋與晃動,離開與回歸,不用眼睛捕捉,仍然可以標定對方的存在,確認那是唯一,而自我歸零。剩下永恆趨近毀滅的殘念,在音響停止的剎那,抓住她的背影。不容自我的記憶紛紜歸賦,輕輕跨過靜止後的尷尬。每一瞬間都是生命最後的魔舞,伴奏著我生涯裡最危險的戀情,嘲弄所有小布爾喬亞的怯懦。

高度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人很容易退化為原始的攝食器。文化工業的操弄下,人生所有的歡樂,完全來自於簡單的重複攝食活動。

不要接受動物進食的動物性旋律,反而要以詠物詩學寫下你一個人的賦格曲(fugue)。

___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20190918

--

--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五籤⠀⠀⠀籤文:笑中生不足,內外見愁哭,雲散月光輝,轉禍當成福。 第一三五籤 ⠀⠀⠀籤文:笑中生不足,內外見愁哭,雲散月光輝,轉禍當成福。 此籤密碼為「光風霽月」。待人品高潔之賢人現身,就可以翻轉目前所有的不幸。人品高潔,胸懷灑落,高風亮節,光風霽月,標定了一個人生命的價值。 人生成就無論多麼高,其實快活得意的時間,都嫌不夠長久。人終究無法逃避死亡的結局。但是如果一個人能夠超度一己之私,面對生命的極限,仍然能夠豁然開朗,對得起天地良心,這就是光風霽月的境界。提升自我的人生境界,恰是一個人救贖所有焦慮的正道。 動物自然死亡的路數猶如生命逐步倒退返回母胎,母胎中的生命歷程如植物般沉靜,生命的花瓣,無聲中綻放與剝落。 光風霽月是生命意識的自我認證,死亡沉默宣示著生命的寫真。生命最後的回顧,令時間的流光截下空間的斷片,成為回憶的永恆。 在死亡最後靜止的凝睇裡,風月虛擬過往的記憶,作為星辰的刻度,度量著滄桑歲月的遷流,在歷史上,時間軸上,過去的一個刻痕,但是歷史的空間(場所),卻是一個共時性(Synchronicity)的見證者。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五籤⠀⠀⠀籤文:笑中生不足,內外見愁哭,雲散月光輝,轉禍當成福。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五籤⠀⠀⠀籤文:笑中生不足,內外見愁哭,雲散月光輝,轉禍當成福。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五籤⠀⠀⠀籤文:笑中生不足,內外見愁哭,雲散月光輝,轉禍當成福。

第一三五籤

⠀⠀⠀籤文:笑中生不足,內外見愁哭,雲散月光輝,轉禍當成福。

此籤密碼為「光風霽月」。待人品高潔之賢人現身,就可以翻轉目前所有的不幸。人品高潔,胸懷灑落,高風亮節,光風霽月,標定了一個人生命的價值。

人生成就無論多麼高,其實快活得意的時間,都嫌不夠長久。人終究無法逃避死亡的結局。但是如果一個人能夠超度一己之私,面對生命的極限,仍然能夠豁然開朗,對得起天地良心,這就是光風霽月的境界。提升自我的人生境界,恰是一個人救贖所有焦慮的正道。

動物自然死亡的路數猶如生命逐步倒退返回母胎,母胎中的生命歷程如植物般沉靜,生命的花瓣,無聲中綻放與剝落。

光風霽月是生命意識的自我認證,死亡沉默宣示著生命的寫真。生命最後的回顧,令時間的流光截下空間的斷片,成為回憶的永恆。

在死亡最後靜止的凝睇裡,風月虛擬過往的記憶,作為星辰的刻度,度量著滄桑歲月的遷流,在歷史上,時間軸上,過去的一個刻痕,但是歷史的空間(場所),卻是一個共時性(Synchronicity)的見證者。

光景轉喻著時間的度量,光風霽月,隱喻超越短暫人生的永恆凝視。所謂風月無情,非是冷酷,而是超越世事無常與人情偏執的豁達自在,以及通觀歷史治亂興亡後的高明史觀。

超越我個體生命之上有一神聖的注視,祂不需要我,更不需要任何人事物。祂以超越萬有的生命凝視著萬物,但不是以眼睛。祂的生命超出了我們的視閾,因此也超乎我們的想像,所以想像起來不近人情,說起來更是沒邊了。

祂的超卓獨立不在物理學層面,而是形上學的隱喻。祂絕對完美的生命不與我們相對,祂超乎我們以己度人的想像,卻又迴光返照這缺陷的相對論世界,祂立於此世完美憧憬的域外。

___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20190918

--

--

〈 印象主義橄欖樹 〉

(這一生與死亡同行,感受死神的體溫,看不見死神的鬼面。追憶十八歲一個初秋的夜晚,我在歌林多柱頭前的橄欖樹下,一段午夜的心悸。如今已是六十多歲的老者,將青春的夢隱藏在十四行之間)

〈 印象主義橄欖樹 〉

億萬光年遙遠遺忘的星空

篩過層重濃綠的枝葉灑在我

鉻黃與海軍藍的格子襯衫上

微涼的秋之初夜

披著月光的女孩輕輕揮著羽毛球拍

泠泠的笑聲漂浮在夜月裡

少年持著長竿敲擊著

隱藏在枝葉間的橄欖

歌林多柱頭的水草渦卷靜謐凝視

初秋午夜心臟活活的搏動

鎏亮的長笛悠悠指導著少年少女的擁吻

青澀的果皮上甜蜜的令人心痛的吻痕

偷偷翻過矜持的女牆

待我喝一口金門高粱去

(昨夜有人追輓少年時,初次悅聽齊豫「橄欖樹」。

輓歌總是令人垂淚,青春的殤祭尤其令人涕泗滂沱。)

20220621 李霖生於石舟齋

--

--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四籤 ⠀⠀⠀籤文:意迷己不迷,事寬心不寬,要知端的信,猶隔兩重山。

第一三四籤

⠀⠀⠀籤文:意迷己不迷,事寬心不寬,要知端的信,猶隔兩重山。

此籤只是人生萬事的寫照。尤其是想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你的人生就該如此。

所謂「意迷己不迷」,人們雖然有時意亂情迷,但是回歸存在感(le sentiment de nôtre existence)的原點,體貼生命最初感動的真心,定能常保靈臺清明。

至於「事寬心不寬」是否責備人太過小心謹慎?甫入大學之年,以半個月的生活費,購入一部布面精裝《禮記》。開卷映入眼簾的正是《曲禮》上:

⠀⠀⠀毋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人活一輩子是要用心去活的。「敬」這個字最能說明「心不寬」的底蘊。「敬」的甲骨文字形,象一隻狗瞪大了眼睛,轉喻「警戒」之義。毋不敬,無有不警惕之人事物,意謂時時刻刻心不寬假。

事寬,因為萬物流轉,因果相循。不要只看一時,至少能觀三世。短暫的一生,興衰榮枯,到頭難免一死。

一輩子活得好不好,靠得是一生都能俯仰無愧,堂堂正正做回一個人。所以心豈能寬鬆廢弛。既然要經常觀照自身的言行。

心不得寬,因為必須時時警惕自身。所以《易經》上說:「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

「乾」的字形象北斗星。北斗星常被用作指示方向和認識星座的重要標誌,「北斗星謂之七政,天之諸侯,亦為帝車。」皇帝坐著北斗七星視察四方,定四時,分寒暑。

君子每時每刻,必心存警惕。警惕著不可驕傲,不可縱慾,不可得意忘形。小心樂極生悲。

___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20190918

--

--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第一三三籤⠀⠀⠀籤文:心已定,事何憂,金鱗已上鉤,功名一網收。

第一三三籤

⠀⠀⠀籤文:心已定,事何憂,金鱗已上鉤,功名一網收。

此籤的易經密碼「盡心」。此籤講究的不是功名富貴,而是心要定。

「心定」是人生的大前提。心如何能定?《孟子》的提示就是「誠」。

籤文既然已經預言無敵的未來,功成名就,何必如此謹小慎微?何苦一定要講究道德修養?豈不知此籤其實乃條件句,如果靈臺清明,則大事可以成功。換言之,如果心境不能寧定,功成名就,終究是無法實現的幻夢。

當今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社會,人為物役。人性疏離而淪喪。一切功名利祿,其實只是票面虛擬的價值。人既然喪失其主體性,沒有主詞的語句,語句的意義墮入虛無之中。

盧梭說:生命不只是呼吸而已,更重要的是存在感(le sentiment de nôtre existence)。

資本主義生產模式與原理,最大的問題在於它不讓人「實現自己的存在感」。一個人的生命力,必須經過資本主義的利潤轉換機制,變成一堆不知傷感的票面價值記號。

孟子說的,人之所以為人,在於他可以感到傷痛。

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殀壽不貳,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孟子‧盡心上)

孟子言人性,透視未來以貞定生命當下之意義,此處透視乃借用繪畫所謂透視法也。

因此孟子曰:「天下之言性也,則故而已矣。」故有故實之意,意謂既存之事實,或謂過去已存在者。故亦有原故之意,乃因果關係中之前因是也。

所以孟子之人性論,可以說由人對未來的抉擇,決定人性的意義。而不是以人類墮落的過去,界定人性。所謂心定,最重要是起心動念要真誠。

___ 李霖生《諸葛神算: 知命・玩命》20190918

--

--

李霖生

李霖生

及至歸來無一事,廬山煙雨浙江潮。